§喜歡§
◎仙劍奇俠傳:紫紅(離瑾)
◎古劍奇譚2:則異
◎俠客風雲傳:谷荊
◎Granado Espada 王者之劍:蒙黎、班薩
◎東離劍遊紀:凜殺
◎陰陽師:酒茨、晴博

【东离】九泉之下

◎性质:BL
◎CP:凛雪鸦×杀无生 (凛杀)
◎毫无逻辑,纯粹自娱





凛雪鸦独自一人,慢步在如世外桃源般仙境,想不起如何抵达也丝毫不在意,从容悠闲吸含烟管吞吐缕缕白烟,专心欣赏风光旖旎,唯一美中不足是安静,过了头的安静,青山碧水美景彷佛只为隐藏掩饰这片无声死寂。


眼前道路又长又直似无尽头,正犹豫是否继续走下去,远方传来阵阵悠扬笛声,曲调优美旋律熟悉,他忆起相识的某人也常吹奏此曲,至今难忘。


循笛声穿过平整草坪直达碧蓝河岸,岸边有座不起眼木桥,预感告诉他过桥之后便有答案,凛雪鸦毫不犹豫走向前,笛声越来越近,不远处桥尾伫立一枚身影,彼此相视当下笛声戛然而止,眼前景象冲击着他的心。


『唉呀……好久不见,没想到真的是你。』


凛雪鸦率先开口,一如往常轻松态度为掩饰内心躁动,万万没想到”他”遵守诺言,更讶异彼此还有缘份相见。


「无须废话,汝的首级吾依约收下。」


杀无生不悦地收起竹笛朝凛雪鸦步步逼近,他容貌身型与生前相差无异,连当初胸口夺命重伤也丝毫未见半点痕迹,检视细看他身上衣裳沾染层薄尘沙,鞋下脚印尚留有雨水干枯的泥泞。


『莫非,无生一直在这等我?』


微笑夹带欣喜,隐藏着心疼。


「吾已说过会在黄泉路上埋伏。」


『是啊,确实说过……』






凛雪鸦…… 再来我也要抢先到前方埋伏了。”


黄泉路上你将无法再避开我。”


我等着你。”







凛 雪鸦脸色一沉不愿想起,影像却如刻印般劳劳刻划入心消抹不去,忘不掉七罪塔发生的事,杀无生被蔑天骸一剑穿心,重伤鲜血飞溅仍坚持踩着不稳步伐来到身边, 失去意识倒下瞬间,扶着他的手彷佛还留有身上最后一丝温度,各种画面历历在目,日后好几个夜晚依旧会想起,鲜明地在脑海中回放播映,一场他无计可施也无法 阻止的悲剧。


本依算计,蔑天骸会打败杀无生,但杀无生的死却在意料之外。


『无生……』


「这次汝逃不掉了。」


紧握手中双剑朝前挥砍,距离咫尺的攻击毫无机会能闪避,凌厉剑气瞬间削落凛雪鸦耳际几丝白发,随阵风飘扬落地,闪耀白光的锋利剑刃抵住稚嫩脖颈,丝毫不费力划出一道血痕,剑刃似有灵性般,一点一滴啜饮颈部缓缓渗出的艳红鲜血。


『……』


撇了眼颈侧的剑,凛雪鸦把目光回到杀无生身上,依旧带着微笑。


「……汝为何不闪躲?」


『你想要这颗头这么久了,不给说不过去吧?』


主动伸手推压抵在颈侧剑刃想助一臂之力,可惜快不过杀无生手劲。


“锵喀──”


甩掉血珠收剑入鞘,举动让人颇讶异。


『做什么?要这颗头就快拿去呀。』


面对催促,杀无生终究没下手。


他死后等待凛雪鸦这段时间,曾经扪心自问是否真的憎恨,从当初斩杀廉耆获得他消息,见面后加入夺回天刑剑队伍,满怀杀意总在越接近他的时候越显动摇,或许……追杀是能理直气壮待在他身边的理由,错过一路来许多机会,沦为嘴上说说的追杀宣言,想来甚是可笑。


来到死后世界感觉时光流逝异常缓慢,许多生前事情已逐渐淡忘,自己对于凛雪鸦真正想法也没必要深究,他俩今日见面表示皆不存在于阳世,杀或不杀已无任何实质意义。


凛雪鸦记得彼此约定,没有将死去的他遗忘,如此便值了……






凛雪鸦…… 再来我也要抢先到前方埋伏了。”


黄泉路上你将无法再避开我。”


我等着你。”


嗯,后会有期了。”







思绪卷入当时七罪塔记忆洪流之中,直至被唤名方才回神。


『无生~发啥愣呢?到底还要不要我的头。』


「哼……斩杀毫无抵抗之人,无趣。」


『唷~真是恶趣味,想看我边逃跑边喊救命?好吧,可以稍为配合你唷。』


不理会自以为幽默的玩笑响应,杀无生毫不犹豫转身背对,一步步拉开彼此距离越渐远行,面对突如其来转变,凛雪鸦愣不过几秒,踏着足迹看着背影追赶上去,与之并肩而行。


『……汝走吧,吾已没兴致杀汝。』


「不杀是你的事,我啊……还有想偷的东西非跟来不可。」


『何物?』


「无生的心。」


自信一笑,丝毫不觉得话语直白肉麻,趁人愣住时还用烟管戳了脸颊。


『……无聊。』


略皱眉拍开烦人的烟管,杀无生迈出步伐大些又拉开彼此距离,彷佛用来掩饰内心些微波动情绪,双方立场与生前对调,追逐者变成被追逐者,有说不出的微妙感。


『走那么快干嘛,等等我啊~』


十足厚脸皮紧跟在后,无论途中追赶跑跳或任何障碍物都难不倒凛雪鸦,死缠着人走了段不短距离,杀无生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。


「凛雪鸦,吾不懂汝究竟盘算什么。」


『呵呵,也罢,我懂你就好。』


「哼,自以为是……」


差点就要脱口询问他葫芦里卖什么药,但想想还是作罢,免得挖坑给自己跳又中了其它诡计,不希望自己内心被探究太多,对于”偷心”一说仍抱持疑问与怀疑,那种暧昧说法,好似凛雪鸦对他也同样……


不,杀无生不敢期待,他别过头选择沉默。


『唉呀~何必一脸怀疑,这次可没玩什么话术,我是真想要你的心呀。』


「汝别有目的,吾不会再上当。」


平时坏事做太多,三寸不烂之舌也有毫无用武之地的一天,凛雪鸦这才感到有那么丁点后悔,他果然不会相信自己任何一句话。


既然如此,只好用当初杀无生的方式,也是最笨的方式来证明。


『我个性啊,只要想做的事将会不惜代价去达成。』


「那又如何?」


映入眼帘是凛雪鸦罕见的认真神情,迎面覆上唇瓣的吻,快得让人措手不及。


『无生,不论天涯海角,这次换我追着你了。』



END



评论(1)
热度(35)

© 絨毛小老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