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喜歡§
◎仙劍奇俠傳:紫紅(離瑾)
◎古劍奇譚2:則異
◎俠客風雲傳:谷荊
◎Granado Espada 王者之劍:蒙黎、班薩
◎東離劍遊紀:凜殺
◎陰陽師:酒茨、晴博

【侠客/谷荆】意


◎性质:BL短文

◎CP:谷荆(谷月轩×荆棘)

应剧情需要有出现"明荆H"桥段,雷者勿入
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
【关于这篇文】

这是第一次写武侠风的题材,整个很生疏~XD

会写这篇是因为看了官方绘师HHsuan的明荆肉图,虽然明荆我也可吃,但当下仍不免想到最爱的谷荆。就开始脑补大师兄俗果看到明荆H那幕会有何反应,莫名觉得有点虐耶(?) 脑中灵感源源不绝的写下这篇,虽然人物个性上或许掌握不够纯熟,但他们在我心目中大概就是这种个性形象。

期许自己下篇能写出谷荆H (○′Д)

让大师兄好好疼阿棘啊啊啊~~~
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

这日下午,谷月轩提早结束师父托付的扫荡贼人任务,做完正义之事心情愉悦,踩着轻快脚步回到消遥谷,原本仅想关心同时出门的荆棘师弟回谷没,却在推开房门霎那,受到前所未有冲击。

  

荆棘散着絮乱发丝呼吸急促,平躺床上敞开衣襟的胸膛沾染薄汗与几抹红晕,下身赤裸无遮蔽大开双腿,压在他身上的东方未明下腹与之股间紧贴,双手按抓着荆棘腰部当着力点,好让自己腰盘能好好使力往他股里顶撞推送。

  

二十来岁的谷月轩虽无女性经验,却也不那么懵懂无知,面对两位师弟翻云覆雨行为,除了震惊仍是震惊。

  

「咦!?」余光察觉人影,东方未明抬头这才注意到大师兄进房,吓到傻愣,僵着停止动作不继续,有些尴尬的直盯着人傻笑。

  

荆棘躺的方向背对房门,压根没发现大师兄入屋,对于东方未明停下动作,皱眉显得不悦。

 

 「唔,发什么愣啊!」曲起右膝撞击腰间示意,见未明师弟嘴里缓缓吐出几个字。

  

「大……大师兄。」

  

意会过来当下,荆棘有如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 

「滚!都给我滚!」恼羞成怒踹开人,连同身旁带来的小黄书一并扔丢,不偏不倚击中东方未明胸膛,让他发疼的干咳了几声。

  

知道二师兄一旦生气就难收拾结果,最好方法就是顺着他意,东方未明赶紧起身下床迅速穿好衣裤,不忘带着他的小黄书快步离去。

  

「抱歉,大师兄,晚点再跟你解释……」

  

擦身而过,谷月轩听了却没听进脑袋里去,视线直直停在荆棘至始不肯回头的背膀上边,房内时间像近乎停止流逝般近趋缓慢,两人皆未开口,静静地彷佛沉淀着彼此情绪。

  

半晌,性急的荆棘率先按耐不住,开口打破沉默。

  

「……你还待着干嘛?看我笑话?」握抓着方才随意拉来遮掩下身的棉被,力道大得像会扯出内馅棉花,不明白大师兄对这一切做何感想,令荆棘烦躁不安,事情说来话长他也懒得解释。

  

『不,纵使超出我认知范围,但没有想取笑的意思。』

  

「喔,所以?」

 

像极了大师兄一贯回答模式,充满包容并保护着他,八成这事也不会跟师父提起,没啥好担忧,可荆棘就是有股说不出的郁闷堵着心口闷的难受。

  

『阿棘你……喜欢未明师弟?』谷月轩朝床缘走近了些。。

  

「有啥好不喜欢?他又没做让人讨厌的事。」侧脸撇眼,眼神充满不解。

 

 『我问的并非那意思。』

  

「蛤?不然啥意思?」

  

荆棘仍没搞懂大师兄所谓的"喜欢"涵义,一心只想赶人走而脾气越来越暴躁。

  

「别啰嗦,我不想继续陪你悠哉聊天。」

  

『阿棘……』

  

「师兄,您请回吧。」故意说敬语逼退大师兄,他不可能不明白如此明显暗示。

 

 『最后一个问题,问完便走。』

  

「呿,快问。」

  

『既然你喜欢未明师弟,那……也喜欢我吗?』

  

「蛤?」

  

瞪大双眼怀疑是否听错,可眼前谷月轩认真表情强烈地证明真实。

 

 『阿棘……』

  

眼神透出渴望答案的情感,视线让荆棘不自在,明知可以同前个问题般依样画葫芦回答,荆棘却像想到什么般,话语应声卡在喉咙吞回肚里去,神情有些慌乱。

 

 「够了,出去!拜托你出去!」

  

起身将谷月轩推出房门,用力将门关上并用木栓锁上隔绝两人,气氛里他无法忍受与师兄待在同个空间,说不上来的怪异让荆棘选择逃避。

  

「等等,阿棘!」

  

盯着再也无人应声的门板,谷月轩叹口气,神情略显失落离去。

  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


「臭小子!都你惹的麻烦!」

  

饭桌前,荆棘讲没几句便伸手往东方未明后脑勺挥拳,他果然很在意几日前被大师兄撞见一事,并把气出在师弟身上。

  

「唉唷,疼啊!疼!二师兄别再打了,先听我说完啊!」双手护住后脑勺,前额没防备的又被巴了一掌,看似有些气消的荆棘才肯静下心听听东方未明究竟要说啥。

  

「我当天稍晚已向大师兄解释来龙去脉,他没特别怪罪我们,二师兄不用担心啦。」揉着前额觉得风波已停歇,要二师兄行行好别再暴力动手动脚。

  

细说起当日事情始末,两人会发展成滚床都要怪东方未明,他拿了外在游历捡到的小黄书去闹荆棘,并说来比谁技术好,荆棘被这么一激当然二话不说答应比试,结果双方年轻气盛加上气氛驱使,不慎闹出欲火,莫名其妙就滚了床,且荆棘还被压在下面让师弟牵着鼻子走,每当他想起这事,便格外恼火。

  

「你解释过,那为啥师兄态度仍很奇怪?」

  

「哪里奇怪?」东方未明不解,显然未发现任何异样。

 

 「就是怪,你问那么多干嘛!」

  

荆棘依稀觉得师兄有意无意躲他,不确定也不便说分明。

 

 「拜托,你不说,我哪知怎个怪法啊……」

 

 「臭小子,少顶嘴!」举起拳头作势挥舞。

 

 「等等!没有啊,别再打了!」

  

两人打哑谜般说不出个所以然,荆棘放弃从他身上寻求解答,想来想去干脆直接去找谷月轩,免得自己憋的难受。

  

迅速行动来到师兄门前,荆棘举起要敲门的手才开始萌生犹豫,房门就这么正巧打开,谷月轩走了出来,神情看去似乎也颇惊讶。

 

 『阿棘?』

  

「呃……」

  

见到当事人反而语塞,但不影响想知道答案的欲望。

  

「未明那小子当晚就向你解释了吧,为何你态度还这么怪?」

  

『……』

  

「问你话呢,快说点什么啊!」

 

 『阿棘……』

  

「啊——够了,我就直说!你为何刻意闪躲着我?」

  

谷月轩从那日起的行为显得低调过头,彼此见面也少了那声熟悉的"阿棘",每当彼此眼神交会当下总刻意闪身离去,日常中少了师兄的过度关心叮咛东叮咛西,荆棘起初乐得很,但逐渐总有说不出的不适应。

 

 师兄如此反常,自己看了整个人也都跟着不好了。

  

『那日你没有回答我"喜欢"的问题,回房后我想了很多……』谷月轩开口娓娓道出。

 

 原本荆棘遗忘的画面又被提起,像滚动条般摊开放映于脑海打转,那日他不晓得如何回答问题,就算今日师兄再提问,他依旧没有答案。对于师兄不是单纯"喜欢"或"不喜欢"能表达,牵扯诸多复杂情绪,荆棘不想深入去思考探究,感觉一旦深入,会有深陷其中的恐惧。

 

 见荆棘没答腔,谷月轩径自讲述下去。

  

『你之前曾说过,我总是轻易得到想要的一切。』

  

「哼,难道有说错吗?」明明不是该插嘴的时候,但荆棘忍不住。

  

『起初想都想不明白,直到今日……我才终于了解话中涵义。』

 

 「没想到师兄你也挺笨的嘛。」

  

找到机会能数落凡事完美的师兄,荆棘依旧心直口快。原来师兄真有思考他说过的抱怨,但目前仍无法将两件事联想在一起,脑袋想的快打结。

  

「你到底想说什么,这跟躲我原因何干?」

  

『并非能轻易得到想要的一切啊……江湖上名声、地位我不那么在乎。』

  

「还真清心寡欲,不然你在乎啥?」

 

 露出强打精神的苦笑,那是荆棘从未见过的表情。

  

『我在乎的……只有你,阿棘。』

  

「咦?」

  

『但却被你讨厌了,我想以后还是减少彼此接触……』

 

 「喂喂,啥被我讨厌?没头没脑的说啥?」伸手握抓住谷月轩手臂打断话语,语气充满不解。

  

对于思考一直线的荆棘来说,这一连串话语的确是有点绕远路了,既然如此,只能用最直白的方式。谷月轩将手伸起反握荆棘碰触他手臂那腕,决定直接让他将两件事得以串连。

  

『阿棘,你喜欢我吗?』

 

 「!?」

  

荆棘不笨,这么一问他懂了,懂了师兄的误会。

 

 也懂了师兄所言何意,只是……

  

他所追寻"喜欢之意"究竟有多深?

 

 亲情?

  

友情?

  

又或者是……

 

 

「不,怎么可能……」

 

 低头望着脚边木地板,荆棘觉得自己推测过于夸张,说也奇怪,心跳突然紧揪麻乱。

  

『什么不可能?』

  

瞧荆棘眼神闪烁神色慌乱,跟那日反应极其相似,怕人又推开他离去,谷月轩握紧手腕力道不自觉加重些,等荆棘意识到试图甩手挣脱,可惜未果,不愧是练拳掌功夫起家的师兄,手掌力道不容小觑。

  

「唔……好啦,也喜欢你,可以了吧?快点放手!」胡乱答复开始大声嚷嚷,想用生气覆盖掉心中萌芽的微妙情绪。

  

『与未明师弟的"喜欢"一样?』

  

「哼!喜欢就喜欢,还分什么一不一样!?」

 

 对于一心想结束话题开始挣扎的荆棘,谷月轩拿他没办法,怕不慎弄伤而选择松手,改用其它种方式。

 

 身体往前并将右手搭上荆棘左肩,将人往自己方向推进,左手搂上腰际着实将人固定在怀中一般,荆棘疑惑地略抬头,与谷月轩脸庞近乎咫尺距离,感受彼此呼吸的鼻息热气,发现师兄的脸越来越靠近……

  

荆棘僵着身体一愣,握紧拳头并没朝人挥去,而是双眼闭紧。「……」虽对举动充满疑惑,可他直觉就是不能推开师兄。

  

下秒荆棘充分感受温热唇瓣温柔地贴上额际,热的他都要出汗了,为何没有一拳揍开谷月轩?他自个儿也不明白,无从思考也无暇思考。

 

 谷月轩亲完没将唇移开,开始蜻蜓点水般从额前缓缓往下滑,轻啄眉间、眼睑、鼻梁,细琐举动让荆棘发痒,缓缓睁眼依旧没有反抗,两人视线直直地相视对上……

  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


「大师兄~二师兄~~」东方未明拉开嗓音边叫唤边奔跑来,瞧见两位师兄站在房门前,二师兄双手交叉环胸背对着大师兄,皱眉表情很微妙。

  

「没事吧?方才听见二师兄大声嚷嚷,担心你们起冲突便来看看。」

 

 嗯,二师兄脸红成那样肯定是动怒了,还好有赶过来关心状况,东方未明觉得自己实在太机智了。

  

「臭小子,我们冲突打架又干你屁事!?那么爱管?活得不耐烦了?」

 

 差一点被撞见亲密举动,尴尬情绪瞬间转换成怒气,荆棘将它全部发泄在东方未明这个倒霉鬼身上。

 

 『未明师弟,我们没有冲突,尽管放心。』

  

「那就好,咦!二师兄你干嘛!?别、别动手啊———」

 

 见荆棘拔出腰间刀刃就朝东方未明奔去,他像逃命般被追出了庭院,两人就像平时打闹般的气氛让谷月轩忍不住笑了,笑容里藏着更令他欣喜原因是荆棘。

  

荆棘对他"喜欢"的"意"。

  

END





评论
热度(24)

© 絨毛小老虎 | Powered by LOFTER